關於部落格
愛を見失ってしまう時代だ

自分を守り生きていく時代だ
  • 265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劇場版】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 舞一夜

 

自從去年暑假看了舞一夜預告&製作+聲優訪談後就極度想看電影本篇
原因不為別的,只為多季史
先前聽了點舞一夜相關Drama
多季史話雖不多卻令人念念不忘
搭配溫柔動人的BGM實在會頻頻想掉淚…





楓紅片片飄落 月白微微霧濛
莊嚴宮樂傾瀉之時
舞師踏著慎重的腳步
自豪地展現最完美的舞蹈
然而一陣風吹草動
緩緩舉起的雙手開始不自然振動
伴隨著痛苦的掙扎聲
最後不支倒地

未完成的一段舞
終成傳奇 亦是詛咒

數年後某日
風起雲湧下起傾盆大雨
拱橋上擦身而過的會面
讓青年驟然停下腳步回頭



「會被淋濕的」
體貼的青年將遮雨披風遞予少女
轉身邁開穩重腳步離去

回到這座橋上恰巧又是個突如其來的雨天
或許正是被雨所牽引吧…



「會被淋濕的」
同樣場景 同樣一句話 同樣青年溫柔的舉動
不同是兩人的心境



拉著少女來到自己的藏身處躲雨
擁有正氣凜然的氣息
偏頭微微牽動了下嘴角的青年
靜靜聆聽著少女的理由
「我也想著只要去那裡 就能見到妳」
直視著前方 青年道出自己的心情

「看來妳是迷路了吧 我也迷路了」
瞭解少女自身的迷惑
青年身有同感似地解釋著
拿出手邊僅有的一項物件
名字 身分 什麼都不知道
醒來時手裡就拿著面具 在庭院中淋著雨
始終就如同迷途孩子的心情
青年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在此地



「若是兩人一起的話 
 就算迷路 也不再害怕了吧
 是誰並不重要 
 現今在我身邊的是妳 這樣就足夠了」

無論過去、無關身分
即使相遇時總是飄著雨
只要現在身旁有人陪伴
也能有足夠勇氣面對未來

同少女走在雨過天青的街上
面具 少女接了過去
想藉此查清青年的身分 甚至名字
難道這些東西對少女而言真是那麼地重要嗎
青年不發一語
在少女即將奔離之際拉了下她的手
過往 隨即在少女眼中展現
留下許多影子 及一枚符印
當少女回復意識 轉頭青年已不見蹤影



如幽魂般遊走於街上
會在意青年的人想必不多吧
然而武將狐疑的眼神
銳利地刺進青年的心
難道自己就這麼受人鄙夷

幽靜夜晚 青年讀著少女的傳信
面具的真相 夢幻的舞者
複誦舞劇名的同時
瞬間湧現當時的片斷記憶令青年頭痛欲裂
自己什麼也不清楚了
唯一獲得的是 那天傳來呼喚少女的叫聲
「あかね」
艱苦地從嘴中吐出這個名字
彷彿只要一再訴說就能讓激動的內心平復下來

皇宮舞殿重建工程如期完竣
得知自身為舞者的青年
難掩一己之情而前往觀賞其雄偉莊嚴的舞殿
可否有機會登上那舞殿表演呢
這樣的自己可能嗎

月黑風高的夜晚
青年受到符印的驅使 再次來到舞殿前



殘留的記憶重現當時的情景
深信自己的確該登上舞台
踏上台階第一步
吞噬一切的火苗迅速從接觸面竄出
回想著少女訴說想知道名字的一幕
青年退卻地收回腳步 火焰旋即消失
撥雲見月 青年若有所思 久久無法移步
難道連踏上舞台都是這麼困難的事嗎

漫無目標 失望地遊走著
然而希望如隔一道牆 咫尺天涯
現在的自己還有接受幫助的餘地嗎
還是向前走吧 此處不容駐足

即使如此 留連於舞殿無法忘懷的青年
真相總有一天終將水落石出



「多…季史」
名字 多麼陌生
隨之而來的卻是如此真實
既甜美又不堪回首 痛苦又無法忘懷的記憶



不甘願 到此為止
遺留下未完成的獨舞

「是的 我叫多季史
 我被稱作京城第一」

憶起了過去,雙手微微顫抖
青年抱頭止不住淒嚎
哀怨 仇恨 悲憤
為何得遭受這樣的下場
為什麼是我

一瞬哀痛叫囂全身
那束縛可憎的符咒
將怨恨轉為力量
雷聲四起 誰也不准阻撓
「龍神的神子
 我要登上舞殿的舞台」

這是青年最後的執念
「我無法登上舞台
 只要一踏入舞殿 周圍就會著火」

為什麼如此逼迫我
僅想達成這個渺小願望罷了
難道 只因我是 怨靈

「給我住口
 再過一會兒 我就能跳『齊陵王』了
 我的名字將永生不滅」

再也不會被遺忘
所有人都會認同我的存在
只要有被稱為神子的少女在
青年的夢想就能實現
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
「欣賞我的舞蹈吧
 人稱京城第一 多季史的舞蹈」

神子 一定能感受到我的祈願
非達成不可
即使對妳而言是可笑至極的願望
請細聽我的請求
一定 能夠諒解我的

瞬間的碰觸後 少女腦中湧現青年的記憶
比以往都要清楚 直接的過去



青年年幼時 母親便牽著他來到舞門世家
尚不懂世事的他 半舉在空中的小手
疑惑地望著母親遠去的背影
呆立於空無一人的街上
被來人領進豪宅 大門不留情地闔上
也同時關上了年幼的心房
世家孩子同親人笑得燦爛
自己卻在廊外獨處看得哀傷
有多久不曾被親人摸著頭誇讚了呢
在這無溫度的大房子裡
只有毫無私心的鳥兒願意與他相伴
但殘酷的同齡孩子硬生生地剝奪他享受寧靜的時刻
剩下的僅是一片冷清
幼童終將成長為少年
世家子弟開始接受正規舞蹈教育
少年忍氣吞聲地在旁完成被派予的工作



一有空閒少年便認真回想曾見過的舞步
有模有樣地無師自學 勤奮練習
他深信 眾人會見到他的努力
給予他應得的讚賞
不料 其他同輩蒙上了醜陋的嫉妒
少年咬緊牙關 默默承受所遭受的一切
最後 齊陵王的面具召喚著少年
不知情的他 戴上威懾人心的面具
一步步邁向死亡的陷阱

「今天終於可以盡情舞蹈了 『齊陵王』」
青年抱著少女歩上舞殿
一陣發自內心的冷笑後
赫然見足下竟逐漸起煙 冒出的火苗迅速擴散至全殿
「為什麼」
悲痛的疑問由不解的青年口中洩出
面具從顫抖的手中滑落
迎面而來的撞擊讓青年被推往樑柱動彈不得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不能接納我」

不堪回首的過往一幕幕於腦海播放
難道那些待遇還不夠嗎
為什麼還不肯接納我
青年由悲轉怒 怨念的力量不受控制

「連你也不接納我嗎
 那麼所有人就和舞殿一起燒為灰燼吧」

和著火苗沉重步下階梯
失望將青年逼至絕境
彷彿只要收服他人就能獲得釋懷般
青年以優雅的舞姿不疾不徐地攻擊八葉
當再次降於舞殿 火勢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焦急不知該如何是好的青年
腦中只閃過一個辦法
「把神子交出來
 能熄滅火焰的 只有神子
 醒來吧 神子」

此時悠揚笛聲劃破四周
青年收斂了暴戾之氣
少將呼喚著青年 他是當時在場目睹所有的一員
青年當然還記得風度翩翩的他
「把神子交給我 讓我跳完『齊陵王』
 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我才會徬徨於舞殿之外」

青年的心懸著未完成的舞蹈
如今也只剩這麼個願望
只有達成此願望 才能不帶任何牽掛
瀟灑坦蕩地走

青年的心此時極為紛亂
舞殿燃燒的火焰代表青年的悲哀
這種悲哀會將心燒成灰燼
紛亂 悲哀
這些情緒正擾亂著青年單純舞心
自己是抱著何種心情來跳舞的
青年不願多想
自己早已遍體鱗傷
如今還有什麼好掛念
難道 自己真是希望被愛嗎

「這個火焰是…我的悲哀」
無論多想利用神子的力量
只要悲傷不消失 這火焰也就不會熄滅
字句如烈火灼身般竄進骨髓 心痛不已
青年緊扯胸前衣裳 不住地悲喊
「神子 要消滅我嗎」
身為怨靈的命運 最終必遭冷酷封印
少女上前表示願意與青年相伴
「真的嗎」
青年難以置信地問道
抬頭從少女堅定的眼神讀盡一切
「這是…我嗎 多麼醜陋」
曾幾何時拋棄了原本自我
盲目追逐心願 認不清這多麼可悲 多麼醜陋的自己
然而眼前少女的話語訴說了接納
安撫的手 驅逐了怨念
「以前從來沒有人叫過我的名字」
原來名字可以能被叫得如此動聽
「是的 我只是希望被人溫柔地呼喚名字」
終於想起 深藏於內心的渴望
淚水 青年釋懷卻流不出
僅能面帶悵然微笑

「我已別無所求了
 茜 想讓妳看看我的舞蹈
 但不想以這污穢之驅為妳起舞
 淨化我吧」
唯有這般才能免去我的污穢
以最純潔的身軀 蹈出最神聖艱難的舞劇
京城第一多季史的舞蹈
才能真正受人永久流傳
青年莊嚴泰然立於火焰中
接受洗禮 準備完成最後的遺願

燒燬的舞殿在白蠟簇擁下顯得格外悽涼
青年自豪地舞著優美的身軀
無論過去的沉重如何將自身壓垮
願意了解並溫柔接納對待我
「謝謝 茜」
這份感謝將藉由舞蹈完全表露出來
即使軀殼消失
熾熱靈魂也將永遠伴隨著我的舞蹈
多季史的舞
存留眾人心中吧




本以為只述說多季史部份會更簡潔些
事實證明多季史值得我每一秒的注意
不知不覺便想把他所有戲份記錄起來
謎樣的青年美得黯然消魂ˇ
特別喜歡他呆呆傻傻地獨舞

重聽了舞一夜相關Drama
感覺多季史其實頗受人尊敬愛戴的
舞師的崇高看來感化了不少信徒XD
據賴久狂愛者友人說~
多季史在舞一夜電玩中是位有趣的笨蛋XD
只記得與舞蹈音樂相關的事情
週遭人物名字等卻記不起來,利用樂器等諧音來幫助記憶ˇ
(但應故事需要他居然記得神子的名字,這明明是最不必要的!+=__=)

櫻在舞一夜的表現令我萬分動容
感動到我每聽一句都想流淚地誇張
或許半分是我私心作祟
但我仍要說櫻扮演多季史實在太出色!!
從茫然不知所措至感歎動怒釋懷
聲聲牽動我心
那首收錄在專輯裡的青葉雨現在聽來異常感淚…Y口Y

本來看舞一夜就是為了看多季史
因為之前的遙久動畫OVA讓我失望到不行
舞一夜真是目前為止所有遙久動畫中製作最精美的
當然勾人心弦的BGM理所當然添了不少分
其中對於多季史之外的人我都很不以為然
在舞一夜中我再次深深體會到神子八葉的無能(好吧~泰明除外)
唉~該說完全沒有長進嗎?
幸虧多季史在此是名性情溫和的怨靈
否則事情也不會這麼好解決



多季史
未來在雨天我會特別想念你吧
想你優美的舞姿 想你笨拙的溫柔
以及 櫻繞樑三日的聲音…YU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